南昌起义军受挫

          1927年9月7日,中共叶挺部向长汀开拔,谭平山率各机关,李立三负责运送伤病员,先后跟进,由周士第率部殿后。因安置负伤官兵及筹款困难,起义部队行动异常缓慢。

          在长汀,前委对一些重大问题进行讨论:关于政权的组织形式,决定仍沿用国民政府名义,以免受外国干涉;谭平山为委员长。财政政策,由于在长汀靠商会筹款上了当。决定仍实行对土豪劣绅没收粮食财产和罚款的政策。

          在讨论攻取东江的计划时,周恩来、叶挺主张以主力军由二河坝经松口取梅县,再经兴宁,五华取惠州,以小部分军力趋潮汕,料敌人恐慌已极,可不战而下。贺龙、刘伯承与俄顾问等主张以主力取潮、汕。留“一部份兵力于三河坝监视梅县之敌,再经揭阳出兴宁、五华取惠州。一般军官因长期行军之后,均欲得地休息,多赞成第二种主张,于是决定采用第二种主张。

          9月27日,南昌起义总指挥部得错误情报,说有敌千余人集中在汤坑,即决定将驻揭阳的第二十四师和第一师全部调往汤坑方面。午后1时许,起义部队前锋,进至山湖之套溪右侧丘陵地区,与敌王俊部接战。工俊部溃不成军,残部向汤坑方向逃去。傍晚,起义部队复与竹竿山对面丘陵地的薛岳部交火。28凌晨,起义部队占领薛岳部竹竿山及右翼丘陵阵地,前锋部队乘胜向分水材前进,

          奉李济深命支援薛、王两部的第十一市陈济棠、余汉谋部,抢先抵达分水村。两军前锋遭遇,起义军奋勇猛冲,突至村内巷战,两军反复激烈冲杀,力争夺制高点,两军后续部队源源投入战斗。激战至29日凌晨,起义军伤亡官兵2000余人。已无力再战,遂下令退却;上午10时左右至揭阳城后不久,又向潮州撤退。30日,揭阳沦于敌手。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回顾历史的长河,历史是生活的一面镜子;历史上的每一天,都是喜忧参半,历史是不能忘记的。查看历史上的今天发生了什么,增长知识,开拓眼界,提高人文素养(注:本站所有的历史新闻资讯-都来自互联网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