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血案

      被赵尔丰下令开枪屠杀的成都市民尸体

           1911年9月7日,四川总督赵尔丰诱捕带头请愿的立宪派头面人物蒲殿俊、罗伦、邓孝可、张澜、严楷等人,并下令开枪屠杀前来请愿的民众,制造了成都血案。

           1911年9月1日,川路股东大会决定不纳正粮,不纳捐输,不买卖田房。不认外债分厘,并通告全国。赵尔丰因连受到申饬,遂下镇压决心。

           7日上午,他诈请保路同志会。股东会和咨议局的领导人来督署议事。罗纶、邓孝可、江三乘、王铭新、叶秉诚、张澜先到,彭芬续至,再后是蒲殿俊、颜楷。入暑即被捆绑扣押。赵尔丰随即贴出“只拿首要,下问平民”,“聚众入署,格杀勿论”的告示,全城“人心大愤,鬼哭神号。各街坊传告各铺家坐户,勿论老幼男女,各出一人”,成千的人即奔总督衙门要求放人。人们头顶光绪牌位,焚香而行。忽然枪声四起,秩序大乱,满街尸血,督署的马队来回驰逐,当场死亡32人,伤者无法统计。赵尔丰下令关闭城门。人夜,各街保路协会鸣锣集众,人群冒雨再度涌往督署,至晨始散。

           翌日,“城外附近居民闻此凶耗,人人首裹白布示哀,多且七十以上者,徒手冒雨奔赴城下。问其来意,谓如罗、蒲等已死,即来吊香,未死即同来求情,赵帅又命官兵开枪,击毙者约数十人,众情乃大愤噪,而城外妇女居民遭难投河者尤无数”。

           9月7日,赵尔丰大开杀戒后。同盟会员龙鸣剑、朱国琛、曹笃等,用木板数百片,写“赵尔丰先捕蒲、罗,后剿四川,各地同志速起自救自保”,然后把木片涂上桐油,包上油纸,投入江中,顺流而下,传播消息。

           9月8日上午,秦载庚率同志军千余人,冒雨到成都东门外攻城,当天侯宝斋也率部扑向成都,与清军战于红牌楼。9日再与清军战于南关外。翌日,四方同志军响应而来者万余人,与清军大战于东山庙、琉璃厂一带。

           张达三、张捷先等率西路同志军由郸县出发,以学生军500余人为先锋,至犀浦和巡防军血战,80余人战死。荣县民军5000人也至仁寿与清军激战。仅七八天,10余个州县的起义军约一二十万之众。从四面八方向成都汇集。

           16日,候宝斋部民军撤离省垣,在双流与清军反正的周鸿勋部会合,合力攻占新津县城,民军号称10万以上。张达三部则联合温江民军吴庆熙部与崇庆民军孙泽沛部作战,砍断了官方电报线,拦缴清军武器,破坏了桥梁交通。同盟会员。雅安哥老会首领罗子舟集众千人,杀清军侦察员祭旗起义。9月19日,攻占荣经,罗号称川南同志会水陆全军都督,扼通成都的要道大相岭上大关。

      被捕的四川名绅蒲殿俊

      发动起义的同盟会会员龙鸣剑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回顾历史的长河,历史是生活的一面镜子;历史上的每一天,都是喜忧参半,历史是不能忘记的。查看历史上的今天发生了什么,增长知识,开拓眼界,提高人文素养(注:本站所有的历史新闻资讯-都来自互联网)。